404 Not Found...

刻画长城保护中的检察印记

时间:2022-03-25 09:06:00作者:柴春元新闻来源:《法治新闻传播》2022年第一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长城,穿越两千年雨雪,绵延四万里山川,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民族精神的重要标志。

  近年来,长城遗址保护越来越受到中央重视和社会关注;与此同时,随着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推进和拓展,特别是2021年6月《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时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检察机关探索办理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等领域公益损害案件以来,长城沿线检察机关通过开展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公益诉讼工作,致力于让长城资源得到悉心司法呵护。

  很显然,长城保护这项公益诉讼工作,成为检察机关与民族、历史、文化这些公众视角相重叠的一个“相交点”,深入采访并报道好这项工作,不但能深化全社会对公益诉讼这项新型检察工作乃至整个检察机关的了解,还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长城保护现状,吸引更多的力量加入长城保护。基于上述考虑,检察日报社融媒体中心于2021年6月通过了“公益诉讼保护长城”这个重要新闻选题。经过事先精心策划,实地深入走访,反复打磨稿件,“检察公益诉讼助力长城保护”系列报道于2021年12月推出,获得广泛好评。

  群力式参与

  选题确定后,我们首先与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厅进行请示与沟通。2021年7月,该厅8名检察官专程来到报社与我们座谈,探讨采访的行程和框架。

  由于疫情和地方水灾影响,此次系列采访到9月才成行,但这也为我们提供了更充分的策划和准备时间。通过八厅提供的相关案例素材,我们初步确定实地采访最高检、国家文物局及甘肃、陕西、河北三地长城沿线检察机关、文物部门与相关群众,对内蒙古、北京、宁夏三地工作进行线上采访。采访团队包括检察日报社本部文字记者和摄影记者、长城所在省份记者站记者,最高检八厅派一名检察官实地指导,所在省份检察院第八检察部派一名检察官陪同介绍与联络。

  每到一地之前,我们都事先与当地反复磋商,形成精确的采访计划,以便于做好充分准备,提高工作效率。这是一项非常细致的工作,事实证明,计划列得越精细合理,工作效率就越高,采访工作收获就越大,这也是此次采访得以顺利推进的一个重要经验。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嘉峪关听取长城保护情况介绍时强调,要做好长城文化价值发掘和文物遗产传承保护工作,弘扬民族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起磅礴力量。

  2021年9月14日,循着总书记的足迹,我们的采访就从坐拥明长城西端的嘉峪关启程了。

  多视角采访

  此次系列采访,时间从2021年9月开始,一直到11月下旬才完成,前后历时两个多月。采访组踏查了大量长城段落,走访了沿线检察官、文保人员与当地群众。而关于长城的采访和报道,检察日报社驻河北记者站站长肖俊林从2021年5月就开始进行。此次采访时间充裕,使得我们有机会从各个角度深入认识长城,认识检察公益诉讼,接触方方面面的人员,为我们的系列报道打下了坚实基础。

  (一)文保视角

  《长城保护条例》规定:国务院文物主管部门负责长城整体保护工作,长城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文物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长城保护工作。这里所说的文物主管部门,国家和省一级统称“文物局”,到了地市一级,往往就不再是单设的文物局,由于机构合并,名称可谓五花八门,如文化旅游局、文化旅游广电局、文化和旅游文物广电局……其中负责文物管理职能的部门往往人员不多,对于保护长城这个世界上体量、长度最大的线性文物来说,显得力不从心。因此,“文物局”之下,各地往往设有研究院、长城保护站等事业机构,基层聘有长城保护员。一路上,长城沿线的文保人员给记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谈到现代大工业、大基建对长城的影响,文保人员坦言,国家级、省级的大工程,一般配套文保工作都很规范,但到了市县一级,具体情况就与当地主要领导的风格关系密切了。

  例如,陕西省榆林市已经建立起长城保护“四个一”工作机制,长城沿线县市区每个月至少巡查一次、每个乡镇设立一个长城工作站、每10公里至少聘请一名长城保护员、每公里至少设置一个长城保护标识。这种良好的保护现状与当地领导高度重视密不可分。榆林下辖的神木市,成立了市委书记、市长任双组长的长城保护工作领导小组。有了主要领导的重视,各项工作就开展得扎实、得力。

  支持这些文保工作者一路走来的,是对文物持之以恒的爱、对文保工作愈酿愈浓的情。同时,他们对文保工作的现状和问题,也认识得极为清醒。“希望国家在县市区一级能单设文物局,特别是成立专门的长城保护管理机构,增加人员编制,厘清工作职责,进一步夯实工作责任。”在神木的一次座谈中,当地文保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二)检察视角

  一路走过来,长城所面临的三种人为伤害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如果把沿线农牧民生活、生产对长城的干扰称为“传统型破坏”,工矿、基建等的破坏则可称为“现代型破坏”,而长城开发者和游客、驴友们对长城的不当侵扰,往往颇具“后现代色彩”。上面三种类型的破坏,都充分反映在检察公益诉讼案件中。长城沿线的检察官们,虽然进军这个新领域只有短短一两年时间,但已交上了一份不俗答卷。大到违建工矿的治理,小到鸡栏羊圈的拆除,长城保护检察公益诉讼办案成效显著。

  近年来,随着长城保护越来越受到中央重视和社会各界关注,越来越多的力量正在加速汇入这项宏伟事业。检察公益诉讼作为一名新来者,为这个“朋友圈”注入了一股新鲜活力,就像一台助推器,以司法的力量,快速推动解决了一些久拖的难题。如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检察院的介入,让涉诉十几年的违建通信基站几个月内就得以拆除。它还像一种催化剂,让“小伙伴们”合作更加融洽,迸发出更大的文保能量。如甘肃省检察院的检察建议,顺利促成了武威、定西等地长城保护体系快速“升级”。值得一提的还有,检察公益诉讼涉足长城保护领域,给这个“圈子”吹来一阵清风——法治理念。

  当然,随着工作的深入,一些制约性的因素也正引起检察人的思考。例如,怎样强化人员和技术、机制等保障,让这项办案成本高、难度大的工作不但能“短促突击式”发力,还能走向长期化、常态化;又如,如何推动立法完善,让这项工作有更明确、清晰、权威的法律依据,等等。

  (三)老乡视角

  采访归来,梳理一路来接触到的一大批案件,发现它们的“余味”大不相同:最畅快的,是那些现代工业和基建破坏和危及长城的案子。此类案子的办理虽然难度较大,但检察机关充分发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精神,案子办下来,长城也得到了安宁。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那些涉及长城沿线农牧民的案件。此类案件办理起来虽然阻力较小,危害长城的行为也都得以纠正,但老乡们的生产生活受到一定影响,或者断了“财路”。案子后面还有一些问题需要研究和跟进,而这些问题往往很难推进,一句“正在研究”,并不能满足当地人的期盼。记者在后来采访最高检第八检察厅有关负责人时,特别提到了这个问题。“长城保护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要合理利用、保障民生。将长城保护和长城文化传播、旅游等合理融合发展,形成良好互促的高质量发展模式,使长城周边的人民群众不仅是长城的一线护卫者,也能成为长城保护的受益者。”这位负责人的一席话,道出了长城保护工作的“立体性”。

  (四)志愿视角

  2021年10月14日晚,检察工作采访间歇,我们专程赶到榆林长城保护志愿者协会,拜访了该协会会长高秋燕。20多年来,高秋燕倾情投入保护长城的事业,在榆林发起成立了长城保护志愿者协会,协会至今已有注册会员数百人。协会于2014年创办的“榆林长城主题展馆”,目前已接待国内外1.2万多名众。2021年6月12日,在陕西省举办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陕西主会场活动中,高秋燕荣获首届“最美陕西文物安全守护人”称号。

  在采访途中,有朋友发来一篇微信长文《我在腾讯修长城》。于是,2021年11月9日,记者来到腾讯北京总部大楼,走访了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高级项目经理马尧。2016年以来,腾讯已先后捐赠3500万元,与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共同成立了长城保护公益专项基金,支持北京箭扣和河北喜峰口两段长城的立体修缮项目,并在长城保护、长城文化传播、公众参与、科技助力长城修缮保护、长城保护理论研究等方面开展了一系列探索。

  此外,通过一路采访,很多长城拍摄爱好者也进入了记者视线,并建立起了常态联络。

  立体式呈现

  采访归来,我们掌握了大量长城保护的案例及其细节,结识了长城沿线上百名检察官、文保人员和有关当事人(主要是长城沿线企业员工和农牧民)。但开始动笔写稿,对如此大量的素材如何选取、组织、提炼,使其成为一个既能精准反映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特点,又能展现长城保护全景,同时还成为可读性和感染力强的故事?这显然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工作。

  经过深入思考,我们决定把系列报道写成五篇。前三篇是主体部分,详细介绍长城沿线公益诉讼办案情况。第四篇是专访,请最高检第八检察厅有关领导谈谈这项工作的整体情况和深化思路。第五篇是采访札记,以记者身份畅谈此次采访的整体感受和思考。

  写作过程中,大到不同类型案件的选择、地域的兼顾与均衡,小到字句、标点,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精心打磨。仅以三篇通讯的标题来说,就投入了作者大量心力。标题是文章的眼睛,怎样让标题既生动又形象,既反映出公益诉讼特点又体现出长城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经过请教多位同事,反复修改后,三篇通讯的大标题终于确定,分别为:《长城内外是故乡——检察公益诉讼助力长城保护系列报道之破题篇》《不克难关终不还——检察公益诉讼助力长城保护系列报道之攻坚篇》《纵深之处有花香——检察公益诉讼助力长城保护系列报道之深化篇》。对这三篇通讯,我们多次征求报社领导、地方检察院和最高检第八检察厅有关负责人的意见,对文章内容细致打磨,一丝不苟。正文之外,每篇通讯还配有“小贴士”,分别介绍长城概况、检察公益诉讼知识,起到与正文相得益彰的作用。同时,第四篇专访的标题确定为《以法治方式助力长城保护事业纵深发展——检察公益诉讼助力长城保护系列报道之答问篇》,采访札记则用了一个更具个性化特征的标题《爱之,能勿劳乎?》。五篇稿子定型之后,摄影记者又选择和制作了大量图片与视频。就这样,从内容到形式,这项检察工作基本可以得到一个立体式展现了。

  刊发和推出形式的立体化,也是此系列报道的一个显著特征。2021年12月20日至25日,系列报道陆续在《检察日报》、正义网和最高检新媒体刊发。这种报纸、网站、新媒体立体化推出的方式取得了良好传播效果,引发各地检察机关及文保部门密切关注,总阅读量迅速达到100万以上。最高检有关部门表示,这是一次“完美、圆满”的报道,给检察公益诉讼在长城保护领域进一步推进打下了良好基础。

  “吹尽黄沙始到金”。这组系列报道,可以说是在详细策划、深入采访、精心打磨、立体推出等方面积累了经验。不仅如此,沿途接触到的检察官、文保干部、当地群众与作者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这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作者系检察日报社采访评论部社论时评组组长)

[责任编辑:张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